地图搜店 | 3G版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TOP

澳矿投资“五重门”
2012-09-23 00:49:28 来源: 作者: 【 】 浏览:984次 评论:0

在澳洲投资运营矿山,中国企业要经过人力成本、环保、土著、基础设施、后续投资五重考验

“中铝事件”可能令中国人耿耿于怀,但如果要列出全球的投资天堂,澳大利亚肯定仍在其列。

“澳洲政治体系稳定,与中国双边关系良好,地理位置优越,劳动力素质高,政策透明,法律健全。企业做投资风险评估时,看到这些特点很容易做决策。”孟玉红领事说。

除却政治上的纠结,就算顺利完成收购,中国的矿业投资者仍要跨越五个障碍:人力成本、环保、土著、基础设施、后续投资。“大量精力都用来解决这些问题,至于工程建设耗费的时间反而比较短。”中钢澳大利亚矿业有限公司总经理程思俊说。

“许多投资者都知道澳洲人力成本高,但不到澳洲来,预测不出究竟有多高。”高岩说。中国习惯高效率直线管理,绩效考核等管理方式让澳洲员工不大适应。“澳洲企业一直缺员发展,这意味着工程师文化很强,有个性,喜欢一件事自己完成自己的,你给他加一个任务,他可能问你:为什么?他就喜欢按部就班的节奏,对他来说,快慢,对个人收入没什么影响。”高岩对此深有感触,“通常他们2-3年就要换一次工作,如果不是金融危机,对我们来说,要找合适的人特别困难。”

在西澳州从事户外工作薪水更高。珀斯街头常见施工现场有人手持一个“STOP”的牌子,这种类似中国交通协管的工作年收入往往不低于10万澳元。在中钢中西部矿区的工人宿舍,与中国矿区所见情景大不相同。每个工人都有小单间,配备空调、电视、冰箱,建这样一个房间需要花费10万澳元,吃、住全部免费,还要有健身房和洗衣房等配套。矿区施工,混凝土价格居然比钢结构还贵,因为混凝土需要用到大量人工。

作为一个岛屿型大陆,澳大利亚的生态系统丰富而脆弱,因此其对环境的珍视超过许多国家。环保是隐性风险,矿区往往位于环境敏感地区,环评在收购之后,开采之前,没人能精确计算随着勘探开发会遇到哪些环保瓶颈。

见到唐娜时,她正趴在地上。这位动植物专家在中钢负责中西部矿区环境保护。地上有几片放射状叶片,掀开叶片,有一个小洞,里面住着该地区特有的蜘蛛。“这是真正的‘钉子户’。”现场的一位中钢员工说。就为这个小家伙,程思俊头疼了大半年,花了上百万澳元,还没彻底解决。按照规定,蜘蛛窝周边200米之内不能动工,可这样的洞在某一区域满山遍野都是。

对澳洲土著人来说,土地是祖先的遗物。澳洲政府非常尊重土著文化,法律认同某些土著居民在欧洲人到达之前在土地上建立起的所有权体系。企业需要自己同所投资区域内的土著谈判,政府不能干预。矿业投资者除了要保护文化遗址,安排土著就业外,还要按照采矿量给予一定补偿。中钢曾与27个部落长老签署协议,即使有一个不签字,后续工作也无法开展。

在中钢中西部矿区,我们见到了长老Coein Hamlett。这位时尚的长老开着丰田越野车,带我们在荒原上追袋鼠,参观他祖先的岩画。“我的责任就是告诉中钢的人不能动这,不能动那。”他觉得中钢比其它公司好得多,“有些公司不做沟通就开矿,但中钢没有这样做,我们会照顾好这样的公司,但他们也要照顾好我们的土地。这样我们的孩子长大之后,还能看到这片土地上曾经发生的故事。”

某次矿业大会上,一位发言者口若悬河讲述他在南澳发现的一片铜矿,忽然台下有人提了个问题,引起一阵大笑:你的矿确实很好,但能告诉我怎么把它运出去吗?在澳洲,基础设施是矿业投资最大的挑战之一,许多矿山就因此胎死腹中。

中国企业密集的西澳州中西部地区,基础设施薄弱,目前只有泊位较小的杰拉尔顿港(GERALDTON),根本无法满足大规模开发需要。西澳州政府正在筹建Oakajee港口铁路项目,除了深水港之外,还有两条通向矿区的铁路。吸取皮尔巴拉地区当年允许两拓私营造成垄断的教训,政府规定中西部的基础设施不管谁中标,必须对所有企业开放。2008年,三菱集团和默奇森公司各持股50%的OPR公司在竞标中战胜了中国5家国企组成的Yilgarn基础设施公司。“不管表面理由是什么,这反映了政府的一种担忧,中西部矿山基本上已由中国公司控制了,再把基础设施交给他们,让人觉得有些不安。”一位接近州政府的人士向《中国企业家》透露。

然而,此项目近期又发生变化。默奇森资金紧张,三菱也不愿意出资,仅愿意组织银团贷款。最初它找了7家银行,包括澳洲的BANKWEST等四家,及日本的住友、三菱,还有香港的汇丰,投资意向在金融危机到来之前达成,如今资金能否到位是个巨大的问号,因此OPR又将视线收回到中国。“这一地区的基础建设没有中国公司支撑不现实,就算建起来了,也要与中国公司的运量相匹配。但现在有些机构既希望中国公司出资,又不希望中国公司占大股。”上文中接近州政府的人士说。

据悉,由于预期基础设施建设延后,多家中国公司或延长了出矿日期,或减小了扩产规模。

令中国企业当下最头疼的可能还不是基础设施,而是后续投资。“国家收购的时候大力支持,但收购之后往往忘了我们。矿业投资前期投入巨大,建设资金要翻好几倍。假如中铝195美元入股力拓,之后还不知要投多少个195亿解决问题。”一位中资企业负责人说,未来3年之内他们的矿山都在纯投入阶段,只能靠中国总部支持,压力颇大。

不久前,他与中投的一位高管半开玩笑,希望对方支持,对方很感兴趣,但也告诉他,“我们是财务投资者,可不是财政投资者啊。”言外之意,中投仍很看重回报。

“我们希望收购时国家站到后面去,建设时站在前面来。”他的观点颇有启发意义。

“国内经常喊开发澳洲,但我告诉你,目前中国在澳洲的矿业项目,还没有哪个敢说完全成功了。”一位中资企业负责人在地图前比划了一圈,“以中西部为例,磁铁矿成本本身就比赤铁矿高,两拓20美元一吨,我们可能要达到40多美元,如果中资公司盲目扩产,也可能两拓突然降价,就会把我们逼到绝路上,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



新闻图片:

     

 

101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gumee-editor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中国企业攻略 下一篇探索中澳持久战略关系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